下一座岛屿

第七十九章

类别:近代现代 作者:映漾 本章:下一座岛屿

    贝安民和禹怀萍商量了一个上午。

    和安来得突然,贝芷意打电话回来的时候虽然还是惯常的话不多, 可临到挂电话的时候仍然没忍住跟禹怀萍说了和安的口味, 喜欢吃肉不爱吃蔬菜, 口味偏重。

    禹怀萍挂了电话后, 多少有些感慨。

    都说女大不中留。

    自己养大的孩子是什么脾气自己最清楚,他们俩都还没松口同意她同和安在一起, 但是贝芷意这架势却已经是带男朋友回家的样子了。

    禹怀萍叹了一口气。

    姻缘这种事,父母拦着是最容易和孩子产生间隙的,有时候孩子真不见得一定是非对方不可, 可父母拦住了分手了,这怨懑弄不好就能持续一辈子。

    在贝芷意遇到和安之前, 他们夫妻从来没有想过他们家里居然也会有那么一天, 因为女儿要带回来的男人如临大敌。

    他们对和安的感受很复杂。

    几次电话沟通,他的表现都非常好,完全不像是三十岁的男人, 太诚恳了,什么都不隐瞒, 因为没有办法按照事先计划的时间来中国, 他解释的理由详细到他们都挑不出错处。

    这样的男人,对于贝芷意来说, 太成熟了。

    更何况,他还经历过人生起伏, 从灭门惨案里面熬了出来。

    贝芷意那点一亩三分地的人生经历, 在和安面前, 简单的像是小孩子扮家家酒。

    和安这样的人,有钱,有社会地位,有理想,有社会历练。

    而他们的女儿,生活简单性格简单,话少到让人觉得闷,很聪明很敏感,有时候会有些悲观。

    再普通不过的一个女孩子,没有倾国倾城的美貌也没有知情识趣的性格,同闪闪发光的和安比,相差太远了。

    他们并不是妄自菲薄,自古以来婚姻强调门当户对都是有原因的。

    相差太远,能琴瑟和鸣的过一辈子的几率太小。

    和安这样的人,一旦抛弃贝芷意,她这一辈子就毁了。

    而到时候,他们这两个县城里教书的老两口,就真的一点点忙都帮不上了。

    让他们把自己保护了二十几年的女儿就这样交给一个连他们都觉得复杂的男人,风险太大。

    这个头一旦点了,就意味着以后贝芷意的生活,只能靠着她自己去闯,哪怕头破血流他们也只能在一旁看着干着急。

    “小意其实变了不少。”贝安民看过贝芷意发给他们的方案视频,贝芷意的名字在策划人那一栏里打出来的时候,他老泪纵横。

    坚持让女儿去学公共关系,最开始是他的主意。

    其实原因不完全只是想要锻炼贝芷意内向的性格,还有一部分,是因为贝芷意察言观色的能力。

    她从小就能很精准的分辨出谁是真心对她,谁是对她只有面子工程的。

    她对待人性的敏感程度,很小很小的时候,就让他觉得十分吃惊。

    所以他一开始,是想培养她去学心理学的。

    可她高考的分数离最好的那所大学录取的分数线还差了好几分,她自己又一心想找个不用和人打交道的专业,他们两夫妻商量了一晚上,查了一堆的学校专业资料,最终决定了公共关系。

    本来以为,她应该会很合适。

    现代的公共关系这份工作,已经不完全只是和人面对面的打交道,根据大数据坐在办公室里分析目标人群制定方案的人也很多。

    这个工作,绝对是贝芷意擅长的。

    可贝安民猜到了开头却没有猜到结尾。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贝芷意虽然擅长这样的工作,但是她退让的性格,却让她无法在这份需要冲锋陷阵的工作里崭露头角。

    直到那个视频。

    那确实是他女儿能做出来的方案,看起来没有攻击性却能直击人心。

    在环保公益这一块,他的女儿终于大放光芒,像他曾经幻想过的那样。

    他知道自己的女儿,要在多没有压力的情况下,才能做到全力发挥,所以他知道,和安这个年轻人给他女儿的东西,可能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多。

    但是他也明白妻子的顾虑。

    把这么重要的主动权交给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赌的是女儿的终身幸福,他们,确实不敢冒险。

    “先好好招待。”贝安民拍了拍一筹莫展的禹怀萍的手,“如果这孩子和电话里面一样稳重诚恳,对小意又是真心真意,为了女儿的幸福,冒一次险也值得。”

    但是如果没有,他宁可继续做他的恶爸爸,棒打一次鸳鸯。

    被女儿怨懑一辈子,也比一时心软让她以后在异国他乡孤立无援的好。

    ***

    和安成年以后其实只来过中国两次。

    他外婆还在的时候,他们家的人每年会来一次中国探亲,虽然每次都被他的外公赶出门,但是他爸爸一直很坚持这个传统。

    他十岁的时候,他外婆去世了,同年,外公也跟着走了。

    他妈妈大病了一场,他们家也再也没有了每年回中国探亲的传统。

    他成年之后,自己一个人偷偷的来过中国,找到了外公外婆所在的县城,却发现那个地方早就和他记忆里的完全不一样了,老城区全都拆了,他那点可怜的童年记忆甚至没有办法帮他找到他外公外婆以前住的屋子位置。

    第二次过来,是为了工作,全程都是合作公司酒店两点跑,找不到外公外婆的痕迹,让他对中国的归属感降为零,只是单纯把这里当成一个离家很远的办公场地而已。

    而这一次……

    他开着老友的车,车后备箱里放着他从网上查来的第一次见女朋友父母需要买的礼物,身边是他的女人,昨天晚上他刚刚睡塌了她出租屋的床。

    他在下高速看到那个县城的地名的时候,再一次感受到了奇妙的归属感。

    兜兜转转,他最终找的女人,说着和他妈妈一样的家乡话。

    他很不熟练的一边听着贝芷意完全不按照交通规则的指挥,一边把车子开进了道路很窄很窄的城中村,有些新奇的看着那些贴着五颜六色马赛克安装着不伦不类的罗马栏杆的自建房。

    房子和房子之间挨得很近,因为陌生人进入,家家户户都开了门窗往外看。

    他看到狭窄的道路尽头,那幢蓝色的屋子外面,两个个子瘦削的中年夫妇站在门口,还有一段距离,和安看不太清楚他们的表情。

    贝芷意抿嘴,有些紧张的拉了拉他的衣角:“那是我爸妈。”

    她看了一眼,然后又跟他咬耳朵:“我爸爸做过头发了,我妈妈身上那件外套是她最喜欢的。”

    她紧张感消除了一些,安慰他也安慰她自己:“应该没事的。”

    她爸妈都很认真的对待这次见面,不打算敷衍,所以,肯定会没事的。

    所有认真了解和安的人,都不会觉得和安是个坏人。

    贝芷意一直故作镇定的脸上终于有了些放松的笑意,车子又近了一点,她低声呢喃了一句:“我妈妈好像瘦了点。”

    和安转头,伸手轻轻拉住了贝芷意的手。

    他也跟着放松了下来。

    回家这个词,在贝芷意刚才的那几句话里有了实质的触感。

    站在道路尽头的那对陌生的中年夫妇,也渐渐地变得面目清晰。

    那是贝芷意的父母,贝芷意长得更像是她爸爸,都有一双微圆的杏眼,嘴唇很薄。

    他们手挽着手站在贴着蓝色马赛克的房子门口,翘首以待。

    他们背后是暖黄色的灯光,和家有关的人间烟火。

    ***

    很多年以后,贝芷意父母都仍然记得他们第一次看到和安的场景。

    这是一个外国人。

    虽然他们都知道他的妈妈是邱家的女儿,知道他身上有一半的中国血统,但是他一下车,仍然把他们吓了一跳。

    和贝芷意发的那个投资者大会视频里西装革履远远拍得感觉差别太大,这就是一个外国人,一个肌肉结实,长得跟电影里面雇佣兵一样的外国人。

    虽然他笑得一脸和善,看到他们主动叫了叔叔阿姨。

    虽然他后备箱里满满当当一箱子的营养品烟酒,他一个人两只手一次性全给拎了过来,还面不红气不喘。

    虽然他的中文,准到闭着眼睛完全猜不到他是美国人,笑容真诚,整个人的感觉比在电话里还要好。

    但是,也没办法掩饰,贝芷意在他身边只有那么小小一个的事实。

    他那个胳膊……

    禹怀萍面无表情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

    这胳膊一扭,她家女儿哪里还有命在!?

    “先进屋吧。”禹怀萍十分熟练地掩饰了刚才脑子里冒出来的诡异念头,准备先把这个外国人领进屋。

    他们家几个亲戚都已经好奇的快要把脖子伸断了。

    “你怎么黑了那么多?”下一句是对着自己女儿的,教训的非常熟练,“防晒霜都不擦了?”

    贝芷意呐呐的挠挠头。

    快要进屋的时候,禹怀萍又拉住了贝芷意,同和安还有贝安民隔开了一点距离。

    “他那个块头……”禹怀萍皱着眉头表示自己深切的不满,“他平时脾气怎么样?”

    ……

    贝芷意瞪大眼。

    她当然知道她妈妈的言外之意,她妈妈说完这句话后,还十分戒备的看了和安的胳膊一眼。

    她意外,只是因为她发现,她从来没有从这个角度看过她妈妈。

    她们两个,在看到和安的身材的时候,想法是一模一样的。

    “你找个这么大块头的人,我怎么放心啊!”禹怀萍简直恨铁不成钢,气得拍了下贝芷意的屁股。

    贝芷意却笑了。

    她妈真的是亲妈……

    原来换一个角度,能看到的东西,真的完全不同……<br/>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下一座岛屿》,方便以后阅读下一座岛屿第七十九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下一座岛屿并对下一座岛屿第七十九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下一座岛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