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失败后他成了我们班主任

第53章 第五十三章 课

类别:近代现代 作者:湖砚 本章:修仙失败后他成了我们班主任

    早该知道……这个人主动叫“林老师”的时候, 不会有好事。

    李珍檬看着水泥球场上相对站着的一高一矮的两个人, 这样想道。

    刚刚被段响剑招呼了之后,林落焰倒是朝他走了过去, 但是看他的样子,并不很想与师弟“比划比划”。

    “你吃饱了有力气了,就又开始不安生了?”林落焰说,“好好想想吧,刚才饿得奄奄一息的时候, 是谁给了你饭吃——”

    “我才没有奄奄一息!”段响剑直接打断他的话。水泥球场的路灯照得雪亮, 每个人的脸色都被照白三度——就算这样, 还是能看到段响剑说话时憋红的脸。

    李珍檬打了个喷嚏。

    现在时间是晚上8点一刻,这二位的打架, 比划,过招, 厮杀……不知道是什么程度, 什么规模。

    不知道九点以前能不能结束。

    最好八点半以前速战速决……或者干脆猜个拳算了,李珍檬吸着鼻涕想。她可还急着回家呢。

    “不要废话了,”段响剑正色道, “你以前不是成天抓着我切磋的吗?这么多年不见,之前也一直没有机会,不如今天就来过两手。”

    林落焰微微一皱眉,刚要开口, 面前的人突然一扬手, “喜羊羊”的布袋被“哗啦”扯下, 飘飘荡荡落在地上。

    ……来真的?李珍檬被吓了一跳——段响剑平时可是十分爱惜那个喜羊羊的。

    然而布袋落地还没一秒,段响剑立刻反应过来,弯腰把它从地上捡起,掸了掸,吹了吹,认真地叠好,揣进口袋。

    ——揣进口袋之后又想了想,掏出来,走到李珍檬面前,交给她。

    “帮我拿着。”

    “……哦。”

    段响剑回到球场,低头看着手里的笛子。

    他面前的林落焰歪了脑袋,又伸手挠挠头:“我说响剑,要不今天就……”

    他的话还没说完,段响剑猛地抬起头来,一步上前朝他直冲过去,手中竹笛破风而出,无锋,但与剑锋同样凶利。

    直刺,斜砍,上挑,纵劈……他的一招一式快得根本无法看清,李珍檬只能从“呼呼”作响的风声,和地上凌乱的影子中大致推断出两人的走位。

    一个步步逼近,一个连连闪退。

    段响剑手中握着的是笛子,并不是当初李珍檬所见过的那柄长剑;不知是因为笛子的长度有所不及,还是他下手时刻意留有余地,李珍檬觉得他虽然出招凌厉,但并没有杀气——至少她感觉不到,像当初他和林落焰刚见面时那种“取你狗命”的熊熊怒火。

    也许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已经冷静了?

    不想报仇(?)了……?

    但林落焰始终没有做出反击,仅仅是用走位避让那些原本就不具杀伤性的招式。

    又是一番单方面的直接进攻,林落焰左避右闪,滑溜得厉害。李珍檬原本想象中精彩绝伦的你来我往完全没有发生,相比之下……

    相比之下,更像是弟弟缠着哥哥要打篮球。

    两人已经“比划”了快十分钟,从篮球场这一头到那一头,从那一头到这一头……李珍檬觉得,这样下去,怕是能大战到天亮。

    ——哪怕只是单方面的大战。

    她刚要伸手拿出手机看看时间,才一低头,余光突然瞥到段响剑一击挥空,一时没收住去势,被林落焰侧身滑步绕到后方。

    他来不及转身,整个后背毫无防护地暴露出来。

    ——“小心。”说着,林落焰伸出手臂,往段响剑破绽大开的后脑勺上轻轻一扇,扇得对方一个踉跄,朝前跌跌撞撞冲了几步,扑倒在地。

    李珍檬愣了一愣,然后转过脸去,假装没有看见。

    “继续努力,”林落焰说,“你比当年有所长进,但比起我来,还差得远。”

    获胜者的嘴脸。

    段响剑从地上站起来,拍拍膝盖,转身朝他一望。

    “现在开心了,满足了?”林落焰说,“快回家去吧。”

    “你的剑呢?”段响剑说。

    林落焰脸上的笑容一滞,很快又扬起眉梢笑了笑:“对付你还要用剑?”

    “你的剑不在身边?”段响剑说,“我紫阳宗的门训你可还记得?”

    林落焰不笑了,皱眉看他。

    段响剑把笛子在指间一转,那竹笛陡然爆长,通体绽裂出泠泠寒光,眨眼间,已是一柄光华耀眼的长剑。他手掌一翻,把剑牢牢握住,几点寒芒依着剑锋流转,仿佛从冰柱上落下的水滴。

    段响剑挽了个剑花,倒提长剑,浑身像被一团白光笼住。一呼一吸的停顿后,他猛地蹬地而出,手中剑锋笔直地一点——

    像一只毒蜂亮出了尾刺。

    林落焰愣了半秒,立刻大喊:“李珍檬——跑!”

    李珍檬接收并理解这句话,是在0.1秒后。

    段响剑的剑尖直抵林落焰咽喉,是在0.2秒后。

    林落焰抬手一格,0.3秒。

    一道剑气贴地而来,被林落焰格挡之后,瞬间暴起,巨浪般劈头盖脸地倾落而下,0.4秒。

    整个球场仿佛被卷入一场平地而起的风暴,附近的落叶砂石盘旋着腾空又交错着飞散,大小碎石冰雹一般“噼噼啪啪”地打落在地上,墙上,路灯上球架上……

    李珍檬被吹迷了眼,原本要逃跑的脚步也停住了。

    ——这是真的“比划”……?

    为什么跟刚才完全不一样了?

    这一阵剑气微微淡下,李珍檬试着睁开眼睛,看见面前的球场上已经开始下一轮战斗。

    那剑出鞘之后,段响剑好像整个人都被蒙上一层杀气,一招一式凶猛至极。林落焰又闪避了几步,逃无可逃躲无处躲,他的走位再也不是游刃有余的轻松悠闲,每一次避退都比上一剑更凶险;长剑的寒芒一次又一次从他皮肉上擦过,堪堪擦过,好像再贴近那么几分,就要划破,刺入,切下,砍杀……

    那一头没有保留实力,这一头也无法保留实力。

    李珍檬本想照着林落焰说的转身就跑,但她实在迈不出腿。

    一半是因为被突如其来的气势镇住的害怕,一半是因为……

    李珍檬吸了一口气,朝前走近一步。

    “……差不多可以了吧,”李珍檬说,“不早了……回家吧。”

    她努力克制着不让自己的声音发抖,但发抖的不是声音……不只是声音。

    “可以了……停手吧。”李珍檬说。

    那一边的人停不下来,也许根本就没有听见她的话。她的视力跟不上他们的动作,只能看见两团凌乱的身影。

    又一道剑风呼啸而来,也许是划过了金属篮球架,一阵刺耳的刮擦声中,本应该被钉实在地上的篮球架竟然使劲摇晃了两下。

    “……行了行了,”李珍檬又走上前两步,两小步,几乎是蹭着过去的,“段响剑你还不回家……你妈妈要担心的……”

    这句话一出口,段响剑的步子瞬间一慢,林落焰不失时机地抬手格住他握剑的手臂,把他的攻势强行刹停下来。

    段响剑彻底回过神来了,他收起手中的剑,浑身的杀气也跟着一敛。

    李珍檬看到他脚下的影子也平静下来,重新有了清晰的轮廓。

    “修正一下——你比以前进步多了,”林落焰说,“赤手空拳,怕是要打不过你了。”

    “所以你的剑呢,”段响剑的视线一划,一双凤眼斜斜地朝他挑起,“掌门传给你的,继承的宝剑呢?”

    “……来的时候不见了,”林落焰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

    然后他转身朝李珍檬那儿走去,表示“比划”结束。

    李珍檬看了看时间,距离上半场才过去3分钟。

    “这个点了还不知道有没有公交车,”林落焰说,“要不还是麻烦李珍檬——”

    他的话没有说完,身后有破空声呼啸着响起。

    又一道剑气!

    林落焰本能地侧身避过,刚要回头去看,一点灼目的寒光在眼前一晃,像转瞬即至的流星。

    ——那剑尖直直地戳向他的眼睛,躲不掉了!

    “当啷——”

    一声金属坠地的脆响。

    李珍檬定睛一看,段响剑手中的长剑被打落下来,他握剑的右手正在微微颤抖。

    林落焰收起手掌——他刚刚以掌代剑,劈出一道剑气,这才在千钧一发之际打掉自己师弟手中的凶器。

    “剑没了又怎样,”林落焰说,“你就是太依赖武器,才迟迟不能精进——有朝一日,要是你也没了剑,岂不是手无缚鸡之力?”

    “……更何况,你现在还是个凡人。”他看着他补充道。

    肉身凡胎,被打了会疼,被剑气击中会皮开肉绽,会流血。

    李珍檬看到段响剑的右手有血丝缓缓淌下。

    段响剑抬起头来了。

    “你是因为剑丢了,所以不敢回去?”

    林落焰被他说得一怔。

    “我想也是,以你的性格,好不容易结丹成功,怎么可能就这么半途而废,安心留下做个高中老师。”

    说完这番话,段响剑捡起地上的长剑,转了身,大步走开了。

    当前时间是晚上八点过半,马上就到了高中生该乖乖回家的时间。

    李珍檬推着电驴追上段响剑,看他脚步都带着怒气,径直地走,不回头。

    虽然她不懂两人之间的过节,但也不是不能理解这种心情。

    因为“肉身凡胎”所以输,因为“肉身凡胎”所以连赤手空拳的师兄都打不过。

    前面的人已经走出小区,要走过马路去了。

    “你家在哪儿呀,”李珍檬喊他,“这么晚了还有车吗?”

    段响剑停了一停,转过身来。

    “……你刚才没被打到吧?”小声。

    “没有,”李珍檬摇摇头,“就是有点吓人。”

    “我老是这样……”段响剑叹了口气,隐隐有些懊恼,“还以为有长进了……”

    “也不能全怪你啊,毕竟你师兄一直很狡猾。”

    “……我不是说这个……”

    说哪个?

    说的人没说下去了。

    “趁着还有电,我送你回去吧。”李珍檬说着,把喜羊羊的套子递给他。

    段响剑道了声谢,接过来细心地套上,捆好。他又看看手机,想了想,开口道:“那要不……你送我去小吃街吧?”

    从这别墅区过去小吃街,开了差不多20分钟,到的时候已经快要9点了。李珍檬原本要从入口进去,段响剑给她指了条小路,电动车穿过短巷,正前方就是他家的小摊位。

    电动三轮车前人影寥落,就这么一两个客人,也马上拿了东西离开了。

    摊主正在收拾台面上的东西,李珍檬的小电驴“吱——”的一停,她应声抬起头来。

    “妈……”段响剑叫她,然后从车上下来了。

    他妈妈愣了愣,有些意外地扬了眉,慢慢笑了开来:“怎么来这儿了,不是说学校——”

    她的视线落在李珍檬身上,脸色微微一变,有些尴尬,也有些慌张。

    李珍檬笑了笑,然后看她一把拉过段响剑,凑到边上说话去了。

    她只听见“别带同学……”“给你丢脸……”这几个零零落落的词。

    “阿姨,今天我们班晚自习集中补习!段响剑他人特别好,帮我们好多同学解错题,所以晚了误了公交车,我就把他送来了!”李珍檬大声地说,“你别怪他!”

    段响剑的妈妈回过头来,犹豫地一笑,视线却低低地没敢看她,嘴巴动了动,也没说出话来。

    “我先回家了,阿姨掰掰!段响剑掰掰!”说完,李珍檬调转车头,“嘟嘟嘟”地开走了。

    开出一小段之后,她估摸着对面看不见了,就在一个拐角停下,转身回头。

    小摊暖黄色的灯光下,段响剑一边帮着收拾东西,一边和他妈妈说话;不知道在说什么,反正两人都在笑。

    李珍檬有点明白他之前说的话了。

    “虽然现在是个凡人,但至少想先做个儿子。”<br/>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仙失败后他成了我们班主任》,方便以后阅读修仙失败后他成了我们班主任第53章 第五十三章 课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仙失败后他成了我们班主任并对修仙失败后他成了我们班主任第53章 第五十三章 课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修仙失败后他成了我们班主任。